信息学奥赛重回全国竞赛名单,编程教育的效果出口在何方?

教育资讯2019年02月28日

浏览次数:914

摘要行业大咖们纷纷发声,近日鲸媒体针对这一话题对部分业内人士进行了采访,且看乐芒iMango创始人易海明、北京寓乐湾CEO刘斌立等业内人士如何剖析编程教育的未来发展方向。

信息学竞赛重回全国竞赛名单,编程教育的效果出口在何方?行业大咖们纷纷发声,近日鲸媒体针对这一话题对部分业内人士进行了采访,且看乐芒iMango创始人易海明、北京寓乐湾CEO刘斌立等业内人士如何剖析编程教育的未来发展方向。

昨日,“一年级学生培训编程”上了微博热搜,而与之同样发酵的还有不久前教育部的一则公告:《关于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的补充公示》。公示称,在信息学奥赛(其简称为“NOI”)自主申报并作出“零收费”等承诺后,通过资格审核和专家评审,被允许重新回到全国竞赛活动名单。

而就在近一个月前,信息学奥赛曾表示由于做不到“零收费”而选择未申报成教育部竞赛活动,一度引起业界热议。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杜子德表示:“竞赛结果能不能和升学挂钩是学校的事,而不是竞赛的事,教育部应该去管学校。让主办单位承诺各条并不合理。”信息学奥赛与教育部的“叫板”一度为人津津乐道。

01

回归是必然

信息学奥赛到底是什么?

信息学不属于某一类“学科”,并且信息学奥赛由中国科协委托中国计算机学会主办。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因为申请竞赛活动涉及到收费问题时,中国计算机学会秘书长杜子德会出来“力挺”。

然而,不得不承认的是,尽管信息学奥赛并非政府主办,其社会地位一点不比其他大赛弱。在某些业内人士看来,信息学是“国内现在开展最好的,得到各级学校明里暗里认可的最成功的赛事”,在他看来,信息学“自己玩儿,而且一直组织严密没有作弊的可能,已经得到全社会认可”。

甚至有人表示,信息学奥赛的含金量极高,甚至超过了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。

或许正是有这样的“金身”,信息学奥赛当初的缺席名单才会引起轩然大波,此后,又因其回归令人释然。

信息学奥赛的回归在业内看来,似乎是一场必然。

正如某业内人士所言:“信息学奥赛1995年就存在了,跟其他学科奥赛一样,它跟我们国家的信息技术教育是挂钩的,它在不在这个名单里,我觉得它都是很有价值的比赛,毕竟是存在这么多年的一个竞赛。”

在他看来,信息学奥赛的回归没有必要深究。毕竟,国家规定申报的项目不能收费,但是信息学奥赛需要用到电脑等很多器材性的东西,“所以不让它收费真得很难搞”。

而这次的自主申报,在他看来或许是一次“就坡下驴”。毕竟对于是否申请为全国性竞赛,只要主办方愿意申报,并且符合条件,教育部会慎重考虑。

类似该业内人士这种轻描淡写的描述还有不少。从其历史来看,信息学奥赛似乎有这样的资本。


02

业内人士如何看待回归

在乐芒iMango创始人易海明看来,信息学奥赛的回归是大背景下的回归。在他看来,当前国家正在推广人工智能教育,并且提出,要在中小学校开展编程相关教育,这属于“国家层面的一个信号”。

所以,倘若信息学奥赛不进这样一个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,与当前的大潮流实在不相符。

“中国计算机协会作为主办方,它举办这样一个竞赛不单单是协会的一项工作,更是一件在全国有影响力的事情。”他还特别提到,成为全国性竞赛,在自主招生时有5-30分的一个加分优势。

“人工智能相关的政策铺天盖地,包括教育部、科技部等都三令五申地提到了,所以中国计算机协会作出自主申请,‘重回’名单的一个决策,是势在必行,是顺应时代跟社会要求的需要。”易海明补充道。

贝尔编程CEO林钊仕也表示了类似的看法。在他看来,信息学奥赛此前的缺席,主要集中在于原有收费方式上和政策规定之间的矛盾。但是变现方式有多种,转变方式后,其中矛盾也就得到相应解决。

他强调道:“而且,通过竞赛获得升学砝码,这是目前大部分家长关注信奥赛的主要原因。如果真正脱离全国性竞赛背书,市场需求也将会受到一定影响,因此信奥赛通过主动解决矛盾,重回全国性竞赛名单是必然。”

不过,也有人表示,不存在什么回归,也没什么反转,“这很正常,本来这个名单就是开放的,今年在的,以后可能不在,不在的有可能在达到审核要求后进入。”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道。

03

回归对编程有什么影响

“利好”是大部分人士的观点。

无论是乐芒iMango易海明、寓乐湾CEO刘斌立亦或者是贝尔科教董事长王作冰、贝尔编程林钊仕亦等业内人士等,对于信息学奥赛的重归,都抱有乐观的态度。

王作冰简单干脆地表示,信息学奥赛的回归对编程机构的发展有促进作用。

林钊仕认为,信息学奥赛是少儿编程行业非常重要的出口之一。“去年信奥参赛人数增长了30%多,意味着在整个时代发展的大环境下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编程教育的价值和重要性。”

在他看来,这其中,除了社会各界力量的普及推广,还与国家相关教育政策支持,以及相关赛事含金量的背书密不可分。因此,此次重回可以说是一个强心剂,能够让更多的家长关注到编程教育,关注到少儿编程。

乐芒iMango易海明也表示了同样的观点:“是一个非常大的促进作用,可以迅速地让社会,或者说让更多的学生家长认识并且认可我们的编程教育。此外,这对孩子的认知也有一定的帮助。”在他看来,编程在未来一定是一个非常被需要的技能。

04

效果出口会越来越好

无论对编程教育有多大担忧,业内人士对其未来并不担心。

尽管信息学奥赛加入全国性竞赛名单似乎成为国家监管对象,但在大部分受访者看来,监管由来已久,“不会单独从这样一个赛道来讲,应该是从整体的教育市场,政策不会因为编程或者其他的而加强或变弱。”王作冰说道。

寓乐湾CEO刘斌立表示:“我觉得加不加强监管不存在的,总体来说,对所有的学科竞赛、素质教育都是要加强监管的。”他指出,竞赛本身是对学生能力测评的一个办法,跟过程性评价同样都是手段。但是,很多人用竞赛来盈利敛财,这就有问题了。

对于政策监管,其他受访者同样抱有乐观的态度。

那么在这样的大趋势下,编程教育的效果出口在何方?

“作为全国性竞赛,在自主招生有5到30分的加分优势,这也是为什么它能被社会广泛认可的一个重要原因。”乐芒iMango创始人易海明说道,“但是从长远来讲,归到编程教育的话,应该是要将其变成一种技能。”

他解释道,未来,国家如果能够出台一个相应的考试制度,学生在掌握编程知识后,能够考取国家承认的等级证书,“我认为这是一个更有效或者更良性的手段。”

在他看来,相对于自主招生加分,这种技能的被认可或许更加纯粹,“因为自主招生影响的也只是局限于一小部分高校,并非百分之百。而编程考试,证书考试或许能让编程教育走向更加规范化的道路。”

但无论如何发展,编程教育的未来似乎是明晰的。“从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发布到现在,国家对编程教育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,这也符合国家的战略。对于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多。而编程教育可以对这方面人才的输送提供有力的支撑。”王作冰说道。

本文标签: 少儿编程

推荐阅读
合作案例

战略伙伴